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用户 唠叨 搜索 我的社区

杭州三胎妈妈回应哺乳期被开

2021-03-31 20:47:39
0
9

因生三孩被单位开除,李女士没想到,还被指控负责计生工作仍违规生育。3月30日晚,她向九派新闻记者透露,在杭州萧山区河庄街道办事处,自己平时工作主要有除四害,检查环境卫生,垃圾分类等内容,与计划生育工作无关,不明白街道办为何要对公众说她在单位是计划生育工作者。

李女士同时坦诚,对待要不要“超生”,自己有过犹豫。但孩子不该因为“超生”的身份,遭遇太多恶意。

记者联系河庄街道办事处未果,但早前一相关人员告诉媒体记者,已知晓李女士提起诉讼,“官司自然会有一个结果。”

【1】没有蹭产假

“负责计生工作仍违规生育”经媒体报道后持续发酵,“明知故犯罪加一等”的骂声袭来,李女士伤心至极。

更让其难以接受的是,评论里,不少人还对她及她的家人进行了恶意揣测,说她蹭产假。“我现在很伤心,不明白街道办为何要对公众说我在单位是计划生育工作者。作为一个母亲,有必要澄清事情的真相。”

李女士介绍,2009年大学毕业后,自己通过招考进入萧山区河庄街道办事处属下的村委会做大学生村官,从事村主任助理。2013年,她家大宝出生,在单位顺利享受了产假。

2015年底离职创业。2017年8月,她二孩出生。同年11月,她重新入职河庄街道办属下的社区工作专职人员。三年后,也就是2020年8月,她生下了第三个孩子。

分娩三月后,李女士回到单位上班,被告知“不能过来上班,等过了128天的产假期,直接办开除手续。”最终,她的工资只发放到2020年7月,社保和公积金交到2020年12月。

李女士觉得,她并没有主观上的“蹭产假”行为,自己生育3个孩子,实实在在享受产假的是1孩。

【2】三孩系疫情期间意外怀孕

明知“超生”的前提下,为何坚持生下三胎?李女士有自己的理由。她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三胎是2019年12月意外怀上的。

当时正处新冠病毒肆虐期间,社区防疫工作紧张繁忙,对街道工作人员来说,熬夜加班是常态。李女士即便身体偶尔不适,也没有想到自己当时怀有身孕。

到后面发现怀孕,面临工作与孩子两难选择的时候,她也犹豫过,但新冠肺炎期间,去**做流产手术很不容易,以及她觉得生命可贵。

延伸阅读: 原单位回应女子生三孩哺乳期被开:她从事计生工作却违规

3月29日,“杭州女子生三胎哺乳期被开除,仲裁被驳回”一事引发关注。对此,河庄街道办事处称,李女士为专职社区工作者,从事计划生育相关工作,在此情形下,李女士违反计划生育相关规定生育第三胎,给街道办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此前报道

李女士于2020年8月6日生下第3个孩子。4个月后,尚在哺乳期的她被工作单位杭州市萧山区河庄街道办事处解除劳动关系。因生育第3个孩子而在哺乳期被解除劳动关系,杭州李女士向钱塘新区劳动仲裁庭申请原工作单位支付赔偿金并补发工资,但被驳回。

李女士于2009年大学毕业后,通过大学生村官计划考入萧山区河庄街道办事下辖的一个社区工作,直到2015年因故辞职。2017年,她接到河庄街道办事处的电话,让她再次回社区工作。当时她刚生下第二个孩子,考虑到兼顾家庭,李女士决定回到社区工作。

2019年底,李女士怀上了第3胎,她决定将孩子生下来。2020年8月3日,李女士向单位提交产假申请,单位告诉她,因属于“计划外生育”,“不存在请假一说”。李女士将请假条放下后,回家待产。8月6日,第三个孩子出生。

李女士说说,分娩三个月后,她回到单位上班,却被告知“不用来了,过段时间直接办手续”。2020年12月16日,李女士拿到了一份《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

《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载明:因违反《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44条规定和《杭州市专职社区工作者管理实施办法》第25条第6项有关规定,李女士于2020年12月15日起退出专职社区工作者队伍,工资发放到2020年7月,社保和公积金交到2020年12月。经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

李女士认为,用人单位在她哺乳期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违法,向仲裁委申请裁定原单位支付赔偿金和补发工资14余万元,该案已于2021年1月29日开庭。

李女士告诉记者,在仲裁结果出来之前,原单位的代理律师表达了希望私下解决、让其撤诉的想法,但被她拒绝。她表示,自己的目的并非为获得经济赔偿,而是通过裁决确认用人单位开除哺乳期员工的行为违法。目前她已经委托律师起草起诉书,近日将向法院起诉原工作单位。

评论
意见反馈